昨日,副機長家大門緊鎖,窗帘緊閉,門鈴無人響應。副機長家在一片中產階級的獨棟住宅區中。新京報記者 趙亢 攝扎哈里·艾哈邁德·沙阿
  53歲
  馬航工作33年
  累計飛行時長超過18000小時機長扎哈里(右)身穿反對黨T恤,T恤上寫著“民主已死”。機長家中的飛行模擬器。副機長家中,兩部車牌號都是“8888”。新京報記者 趙亢 攝法里克·阿卜杜勒·哈米德
  27歲
  馬航工作7年
  累計飛行時長超過2763小時
  新京報訊 16日,連續霧霾高溫數日的吉隆坡迎來了一場細雨,記者前往失聯航班機長及副機長住處進行探訪。
  失聯前機長曾約定活動
  機長扎哈里所居住的小區名叫拉曼斯里,是吉隆坡郊區的一處高檔別墅區,環境靜謐。除了小區外的車流,甚少有人行走。圍牆將小區與外界隔開,放眼望去,其內部是獨立和半獨立的別墅,每棟別墅之間的距離相隔適中,且均被綠樹環繞。
  小區入口有2到4個保安值守,不讓外人進入。
  小區保安說,機長扎哈里所居住的別墅是20號,“在小區的裡邊”。他說,這裡的房子大概在200萬-300萬馬幣之間(人民幣四五百萬),2008年才開始入住業主。
  由於有警方的囑咐,小區保安不讓媒體進入小區,也不能向外吐露任何有關機長的信息。但一名保安在負責人不在時表示,昨日下午1點左右,扎哈里的家屬曾經返回過這裡,但“取了東西就離開了”,至今沒有現身。
  扎哈里和張福明兩人於2年前的一次社區活動上相識,隨後成為摯友。在MH370飛行前一周,張福明在街上與扎哈里偶遇,兩人還約定在他周末執行任務回來後商量辦一場幫助貧困兒童的社區活動。
  在飛機失聯後,張福明向扎哈里發了兩個Whatsapp信息:“哥們,你在哪裡”,但都沒有回應。
  副機長住所無保安看守
  下午1點左右,記者趕到馬航MH370失聯飛機副機長法里克的住所。
  這處住所位於吉隆坡郊區的一處中產階級社區內,社區並無保安看守,是一個開放式的小區。法里克的父母在失聯事件發生後並未公開露面,他的父親是一名負責社會工作的政府官員。
  記者抵達時,小區對面一座清真寺的大喇叭中傳出了洪亮的祈禱朗誦的聲音。法里克家的院里,停著一輛黑色的本田汽車和一輛黑色的GTR,兩輛車的牌照都是“8888”。在法里克家的旁邊,有一個小區幼兒園。
  “8時11分”的最後聯繫時間將飛機的失聯指向了人為因素,有豐富執飛經驗的機長和副機長成為了最大的“懷疑對象”。16日許多媒體前往機長和副機長住所採訪,希望能通過他們的家人和生活環境瞭解兩人是否真有“劫機”的可能。
  昨日的發佈會上,馬方表示,馬方正加緊對失聯客機上23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的背景進行調查。
  印象1
  起飛前數小時參加反對派庭審
  “如果我上飛機後可以選擇飛行員的話,我一定會選擇他,因為我知道如果飛機出現問題,他一定會在想到自身安危之前,先確認其他所有人都沒事,被照顧得很好。這是我認識的扎哈里機長。”
  張福明眼中,扎哈里是一個極端熱愛飛行的人。不但熱愛收集飛機模型,甚至為了能夠時刻翱翔在藍天,他在家裡還安裝了一個飛行模擬器。
  “他在家裡自製了一個B777-200的飛行模擬器,這個系統就是他的大玩具,”張福明說:“他裝這個是為了可以時刻和朋友一同享受飛行的樂趣。”
  這個模擬器有三個電腦顯示屏、很多根電線和幾個控制面板,配置了最新款的顯卡、中央操縱台和觸摸式屏幕。他的友人說,扎哈里對波音777飛機“瞭如指掌”。在同事眼裡,扎哈里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飛行愛好者。他甚至在不上班時,都會在家裡的飛行模擬器內練習飛行。昨日,馬方稱扎哈里家搜到飛行模擬器並不代表什麼。
  扎哈里曾多次邀請張福明到家裡一同“玩”模擬器,但因為事務纏身,張福明未能成行。
  【起飛前24小時】
  3月7日白天
  扎哈里離開在吉隆坡的家前往吉隆坡以南24公里的布城。
  3月7日21:00
  據英國媒體報道,他參加反對派領袖庭審後,21時直接前往機場。
  3月8日00:41
  機長扎哈里和副機長哈米德駕駛著MH370航班起飛。
  印象2
  副機長是“高幹子弟”
  據英媒報道,哈米德的父親是一名“高級別”的公務員,他是家裡五個孩子的長子,27歲的哈米德還和父母住在一起,他的家距離機場40分鐘路程,是中產階級聚集地,是個獨門獨戶的宅子。
  他的鄰居Ayop Jantan說哈米德正計劃自己的婚禮。Jantan說,哈米德的父親對自己的兒子感到十分驕傲:“飛行員是馬來西亞地位非常高的工作,就像醫生和教師”。
  一名藥房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法里克很謙虛,說話很有禮貌。”她說,法里克的父母也對人和善。
  ■ 分析
  1 機長為表政治訴求劫機?
  “機長支持反對派”,反對派稱“被抹黑”
  當地時間15日,英國媒體報道稱機長扎哈里是馬來西亞反對派的狂熱支持者,對政府深感不滿。在駕駛失聯客機數小時之前曾出席3月7日反對派領袖安瓦爾性侵案的審訊。當天,上訴法院裁定安瓦爾罪名成立,判刑五年。分析認為,這項裁決可能觸動了扎哈里的神經,心情極為沮喪。
  馬來西亞反對派人民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昨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飛行員的精神和身體狀態應該是由航空公司負責的。不應該轉移到反對黨的身上。他表示,他擔心這是政治的手段來抹黑在野黨。目前,沒有客觀、確切的證據能夠證明,問題是出在機長的身上。
  另一方面,公正黨梳邦區國會議員西華拉沙承認失蹤MH370機長扎哈里是該黨黨員,而且在上屆大選有參與助選,但也駁斥英媒報道,指對方並非活躍的社會運動分子,而且他也不曾在上訴庭裁決當天看見扎哈里。
  對於網上流傳的扎哈里身為反對黨問題,張福明說:“我可以確定的是,他是反對黨的一員,但我會把他叫做‘沉默的成員’,不是一個活躍的成員。因為他是黨的一員,但沒在黨內有任何職務,只是普通成員。”
  2 恐怖分子幕後參與策劃?
  拉登女婿受審時有證人稱,9·11策劃者謀劃在馬劫機
  據英國媒體稱,馬來西亞4到5個基地極端主義分子此前一直在策劃劫機事件,極端分子中包括一位飛行員,但目前並不清楚是否和本次MH370失聯有關。
  在上周紐約對本·拉登女婿蘇萊曼·阿布·吉斯的審訊中,英國出生的穆斯林巴達特通過視頻傳遞了證詞。據巴達特供述,9·11的主要策劃者卡哈利德·舍義赫·穆罕默德一直謀划著在馬來西亞發動劫機。
  巴達特說他曾經在阿富汗一個恐怖分子訓練營中,得到通知把一個鞋子炸彈交給馬來西亞人。他們把炸彈放在鞋子底部,就可以帶上飛機。
  巴達特還告訴法庭,他相信馬來西亞分子已經“準備好去實施”劫機。
  馬來西亞的分析人士則認出,由馬來西亞聖戰分子實施的恐怖行為不大可能,因為整個馬來西亞,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的數量非常少。
  在東南亞,極端恐怖組織中比較活躍的是伊斯蘭團,該組織曾經於2002年策划了巴釐島爆炸案。不過隨著該組織的多名重要頭目被逮捕或擊斃,該組織近年來也陷入了沉寂。
  “自從2007年之後,伊斯蘭團就沒有參與過東南亞地區的暴力活動。”總部在雅加達的政策分析和衝突研究所主任西德尼·瓊斯說道。
  剩下的激進團體,在安全專家看來,未必有能力實施諸如劫機這樣複雜的恐怖行動。
  3 兩駕駛員是否有預謀?
  失聯航班機長和副機長沒有提出一起執飛要求
  有消息稱,失聯航班在南中國海折返,穿越馬來半島,而後向西北方向折轉,朝安達曼海飛去。從地圖上看,飛機走了個“Z”字形航線,先前被媒體稱作是“奇怪航線”,但調查人員說,駕駛飛機的人可能是為了躲避民用雷達視線——飛機在從民用雷達屏幕上消失後不久,就爬升到4.5萬英尺的高度,然後下降至2.3萬英尺,隨後再次爬升。
  據外媒報道稱,馬軍方雷達偵測到失聯客機一度爬升至超出波音777客機所規定的高度,駕駛員的這個舉動有可能是在給機艙減壓,從而使得乘客和機組人員失去意識,以阻止他們用手機向地面人員發出警報。
  國內知名民航公司的飛行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即使是一個飛行時間2763小時的副機長,完成上述飛行操作並不難。
  據該名飛行員分析,飛機的飛行採用“爬升-下降-爬升”的模式,有一種可能是在躲避雷達監控。雷達監控本身有盲區,地面基站上的雷達向天空發射信號,有自身的輻射範圍。如果飛機不再輻射範圍內,就無法監控。而且,在國境線交界的地方,雷達監控一般比較薄弱。
  據他介紹,一般來說,飛行員對於自己常飛的路線上的雷達監控範圍會有一定瞭解,但是除非事先預謀,不會瞭解得如此清楚。如果上述飛行真的是躲避雷達,肯定是專業背景很強的人進行操作。
  此外,昨天發佈會上還披露了一個重要細節,即失聯航班的機長和副機長沒有提出一起執飛的要求,兩人是按照正常的排班進行的飛行。
  4 機上其他人是否有嫌疑?
  馬航稱仍在調查,機上沒有運載危險物品
  馬來西亞警察總長哈立德·阿布·巴卡爾16日說,在國際情報機構的幫助下,馬方正加緊對失聯客機上23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的背景進行調查。
  哈立德在當天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說,鑒於飛機失聯與人為因素有關,馬方加強了對飛機機組人員和乘客的調查。他透露,兩名飛行員並未要求一同執飛。他還表示,在國際情報機構的幫助下,他們正在對機上23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的背景進行調查。但是他拒絕對此披露任何細節,並稱尚未發現可疑之處。
  馬航首席執行官艾哈邁德·喬哈里·葉海亞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指出,失聯客機沒有攜帶額外燃料,機上也沒有運載危險物品。
  希沙姆丁還表示,他們正在向包括美國、中國和法國在內的擁有衛星的國家請求提供進一步衛星數據。
  當天早些時候,馬來西亞交通部發佈聲明說,馬方正在和失聯客機最後與衛星失去聯繫的兩個可能區域內的國家聯繫,並請求它們為搜尋客機提供幫助。這些國家包括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印度、中國、緬甸、老撾、越南、泰國、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等。此外,警方搜查了失聯客機兩名飛行員的家,並與機長家屬進行了談話。據新華社
  A10-A11版採寫/(除署名外)
  新京報記者/韓旭陽 高美 儲信艷  (原標題:誰“綁架”了MH370�
創作者介紹

oyinufwof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